快捷搜索:

但是还没等许褚话音落下,只感觉一股巨力在拉

侯宇的话,是一个比一个劲爆,他说的话,反复就好似与这场战争没有任何关系一样,众人都在惊奇念叨着道:“什么!加入……加入血杀营!”
 
    而曹操身为一个主公,怎么可能愿意,曹操立即说道:“侯宇将军,你也太过狂妄了,竟然让某的护卫加入血杀营,别忘了,某还在这里呢!”
 
    侯宇依旧面无表情,冰冷的说道:“那样更好,你直接下令,让他们加入,然后我放你走!”
 
    曹操暴怒,指着侯宇骂道:“你!匹夫,难道我会愿意吗?”身为一个主公,侯宇的做法简直就是巨大的侮辱,一个英明的主公,会把自己麾下的将士当做兄弟一样对待,更何况侯宇是管曹操要他身边的亲卫,这样跟管曹操要他老婆有什么区别,就算是曹操被逼到了末路上,也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
 
    侯宇一看曹操的样子,冷冷说道:“我已经跟你们讲的很明白的了,你们愿意否?”
 
    曹操厉声说道:“就算我愿意,你不妨问问我身后的护卫们愿意不愿意?”
 
    身后的护卫立即附和道:“不愿意,主公,我们誓死追随你!”
 
    许褚也是立即说道:“主公,不要跟他们废话了,我带你杀出去!”
 
    曹操也是双目圆瞪,恶狠狠的说道:“威震河北的血杀,今日,我曹操也见识见识!”说着,缓缓拔出了腰间的倚天剑,怒吼一声“杀!”
 
    “杀!”身后百余人,也是立即发动的冲杀,但也同时的将曹操紧紧地保护在中间。
 
    “哼!”侯宇原地不动,冷哼了一声,随即下令道:“杀!”话音刚落,身边的血杀营将士已经动了,血杀营的士兵,本来是右手握着加长了刀柄的林刀,身后背着圆盾,而左手是空的。
 
    侯宇一声令下,只见血杀营将士的左手迅速想背后一淘,一个圆形黑影便飞了出来,直奔杀来的曹军而去,许褚乃是在最前边,首当其冲,看到黑影,已经,赶紧举枪挡住,“当!”黑影砸在了自己的墙上,当时没有掉落,竟然方向一转,继续向着自己打了过来,许褚赶紧往后一缩,长枪刺出,一抖,黑影才止住了前进的脚步,绕着长枪转了几个圈,打在了枪身上停了下来,许褚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小的流星锤,下意识的喊道:“这是什么!”
 
    但是还没等许褚话音落下,只感觉一股巨力在拉扯着自己的长枪,许褚甚至往前一怂,但也反应极快,立即向后用力,这股巨力正是来自那流星锤尾巴的锁链,而锁链的那一段,当然就是血杀营的将士了。
 
    血杀营将士一击不中,一拉之下,竟然拉不动,立即说道:“这小子力气不小啊!看我杀了你!”说着,一拉锁链,直直的奔着许褚杀了过来。
 
    “你找死!”许褚也是爆喝一声,冲了上去,两方当时就撞在在了一起,但是不是所有的曹操护卫都有许褚的本事,血杀营的流星锤击出,当即就有十余人被击倒,栽下马来,若不是曹操有众人的保护,早就被打了下来。
 
    许褚只见来人狞笑着就奔着自己来了,满眼通红,许褚当然知道,这是极度兴奋之下的样子,心里默念道:“这血杀营都是帮什么人啊!”说着,长枪一缩,抖开缠绕的锁链,立即向血杀营的士兵刺了过来,血杀营士兵一甩流星锤,直接打到了许昌旁边的护卫,护卫惨叫一声,栽下马来直接被冲上来的血杀营有以下流星锤给砸死。
 
    “啊!”许褚爆喝一声,立即挥,堪堪躲开,在看那名血杀营将士,已经丢弃了流星锤,手持林刀,狞笑着等着血红的双眼,看着自己,一见自己反应过来,便立即向自己扑来。
 
    许褚何许人也,竟然被这样的玩弄,立即对冲过来的血杀营将士吼了一声道:“自不量力!”便径直举枪刺了过去,以许褚的战力,对付这么一个士兵还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呔!”许褚挡住了来人的攻击,长枪一扫,直奔血杀营士兵胸膛而去,“噗!”血杀营士兵本想收回林刀抵挡,奈何许褚动作太快,枪杆硬生生的打在了士兵的胸膛,士兵一头栽了下去,幸好脚上挂着马镫,血杀营将士反应极快,脚腕一挑,没有栽下马来,好似挂在了马上,许褚大笑一声“呵呵!小子去死吧!”说着,许褚的枪头就刺向营歪到战马一侧的血杀营将士的脑袋。
 
    “噗!”刺枪过去的许褚已经,只拿刚才栽到战马一边的血杀营士兵忽然动了,但是明显自己刚才那一下已经将其打成重伤,最起码肋骨已经断了好几根,他竟然还能躲开自己刺向他头部的攻击!许褚不禁赞叹,但是自己的这一枪没有刺空,血杀营将士身体向上一抬,避开了脑袋,自己的枪头刺在了他的肩膀上。
 
    “嘿嘿!”又是一声狞笑,就看到那个人忽然一拉自己的长枪,接着自己的力气有会坐到了马上,估计是已经说不出来话了,狞笑了一声,血杀营的将士出了侯宇都带着头盔,只露出一双眼睛,许褚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这狞笑声确实让许褚为之一振,“吼!”一声低吼,此人竟然左手狠狠的一拉许褚的长枪,右手举着林刀向许褚砍了过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