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曹操有何尝说的不是自己呢?几个月前己还是挟

    赵云嘴角一歪,心里想到,竟然还有余力,而自己呢,看似淡定,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自己更是不惧,咆哮一声,想典韦杀去,“当啷!”二人仅仅一个碰撞,就听到一声脆响,典韦左手的铁戟掉在了地上,而赵云则是屹立在典韦对面,手里握着半截豪龙胆,而枪尖,则是已经插进了典韦的心口之中,典韦站在那里,嘴中鲜血如柱般留下,但是明显的典韦嘴角是上挑的,能够经历这般痛快淋漓的大战,身为武痴一般的典韦,就算是死,他也是快乐的,甚至是荣幸的,身为武将,战死沙场,就是最大的荣幸,何况在临死之前,上天还赐给了他这一场时间少有的战斗,典韦心里一直都在乐着,随即,生命迅速流失,缓缓的倒了下来。
 
    而赵云呢,看着典韦缓缓倒下,自己手里本就握着半截的豪龙胆,但是手早就已经是松开的了,被典韦这么一带,赵云身体一晃,“咔嚓!”一声轻响,只看赵云胸口的胸甲忽然裂开,下半截掉了下来,露出了一条狰狞的伤口,深可及骨,胸甲一掉下来,没了压力,献血立即流了出来,典韦身死,同样的,赵云也是十分重的伤,晃了三晃,缓缓倒了下来…………
 
    而在颍水北岸的战斗,也伴随着典韦身死,赵云重伤昏迷而结束了,理所当然,当然是幽辽军大胜,曹军三千余精锐,死伤殆尽,但是幽辽军嘴重要的目标却是没有达到,曹操的家眷逃走了,还有一个受了重伤的夏侯惇,还有荀攸,都顺着颍水向南二区,颍水虽然不是湍急,但是幽辽军所剩人数不多,也不敢直接追击,何况,李林下的命令就是追击道北岸,没有让南下,赵云已经重伤昏迷,还是赶紧就自己的将军为上,士兵们立即将赵云抬走,并且打扫战场,张南追杀带领骑兵追杀残军…………
 
    颍水北岸战事结束,曹军以扶持了三千多将士,和典韦性命,夏侯惇重伤的代价换的了曹操几个家眷的性命,再说曹操,他的家眷南下了,他可是还在颍水背面呢,依照荀攸之计,之计向东面逃往,身边仅有许褚带领着200护卫,而大家可不要忘记,赵云在出许昌之后,定得计策可是兵分三路,而这朱灵,却正好被派往许昌东面,完成一个根本可有可无的任务,收拢残兵而已…………
 
    “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声,从策马疾奔的曹操口中传来,典韦倒下那一瞬间,曹操就犹如心灵感应一般,忽然感觉自己胸口极闷,喘不上气来,连连咳嗽,赶忙伏在马背上,减缓速度,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主公!”一旁的许褚慌张的叫了一声,紧忙抬手,200多护卫放慢的速度。
 
    曹操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只是感觉心中气闷,不碍事的!”曹操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慌张,他当然不知道典韦已死的消息,只能顺了顺胸口,让自己好受一些,便对许褚道:“好了,大家赶路吧!”
 
 第二百四十三章
 
    许褚看着曹操有些惨白的脸,担忧道:“主公你的身体没问题吧?”
 
    曹操缓缓直起身子,摇摇头说道:“没事,前方到哪里了!”
 
    许褚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许田的猎场!”
 
    曹操面色一变,一想到许田这两个字,曹操不禁感叹道:“就是这里!”许田,现在的一切事情都是有此地而发,董承造反,马腾趁机突袭己方,天子莫名其妙龙陨营帐之内,都是在此处,就是此地,让自己变成了天下诸侯的目标,众矢之的,自己十几年创下的基业,到了现在,已经如同累卵,自己在这个地方失去的太多,而现在逃亡在即,自己竟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走!”曹操轻喝了一声,幽幽说道:“道许田猎场之中休息片刻!”曹操心中想着,自己就还要再看看这让自己失去那么多东西的地方,自己要仔细记下来,等着以后再杀回来,这些东西,还是我的……
 
    许昌立即说道:“主公,不如我们…………”
 
    曹操立即打断道:“不必多说,走!”
 
    “诺!”许褚拱手道,便在曹操的带领下前往许田猎场。
 
    “将军!”而就在不远处,也是许田猎场之中,一名士兵跑到一名将军面前,拱手道:“发现曹军骑兵!”
 
    “哦?”将军立即站了起来,面色英武,正是被赵云派来的朱灵,本以为在这边根本没什么仗大,只不过是赵云给李林一个面子,给了朱灵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任务,而朱灵一听竟然果真有曹军骑兵向东面逃了过来,立即兴奋的站了起来,紧忙道:“有多少人!”
 
    士兵立即道:“200骑兵,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我在旁边观察一会,看似不像是败军!”
 
    朱灵眉毛一挑,说道:“哦?不是败军,莫非这四周还有其他曹军怎么可能?”要说为啥朱灵会在许田这边,这可算是朱灵跟曹操一个心思了,就是要多看看这许田猎场,这天下巨变,皆因此处而起,而曹操已经是轻弩之末,自己也投靠了幽辽军,虽然几个月下来,也认识到,李林乃是明主,仁主,但是毕竟还是敌军降将,这次自己请求之下,才有了出战的机会,而有时被赵云弄到了这里来,自己也只能说是无奈了,朱灵也在心中安慰自己,道:“就算是自己是幽辽军的人,面对一个刚刚投降不久的敌军将领,也会有防备之心的!”
 
    朱灵不会对这样的场面有任何的怨言,一想到赵云让自己到许昌的东面,哪有曹军会往东面跑,那边陈国已经在鞠义的手里了不是找死吗?既然这样,朱灵倒不如吧麾下军队打散,广派探马,就当是给赵云,给李林一个交代了,而自己带着自己几百个在曹军就跟着自己一起被俘虏的老兄弟,来到许田,看看这里的风光,当然,来到这里,也满是破烂不堪的帐篷,还有一些剧集在一起的树枝,估计是生火要用的,但是还没有用到,异变就发生了,而这些的帐篷什么的,当然也是曹军留下来的,因为事发突然,他们也是赶紧撤走,没有收拾…………
 
    但是好死不死,曹操竟然带着人来了,朱灵当然不知道,更是不明白,这许田周围怎么会有曹军行动?立即对士兵道:“在自己追踪观察!”
 
    “诺!”传令兵飞速跑出,而朱灵则是对身边士兵道:“立即聚集军队,悄悄的摸上去,将这批人马消灭掉,顺便问个究竟,这批人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诺!”众人拱手道,随即便立即整顿军队,想着曹操这200人悄悄的杀去,毕竟己方都是步兵,对方是骑兵,若是对方想要逃跑的话,自己两条腿怎么跑过人家四个蹄子啊,所以只能突然杀出,随即合围!
 
    朱灵带人摸了上来,而曹操一行人也是到了许田的猎场,跳下马来,看了看四周,一片荒凉,还有只在那里的半截帐篷,立在地上的木头桩子,曹操感慨万千,不禁叹息一声,道:“诶…………事态变迁,此处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气啊!”曹操有何尝说的不是自己呢?几个月前,自己还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大汉天下数一数二的诸侯,天子在自己掌中如同万物,而后就在这许田,发生巨变,可是发生巨变又怎样,文若的一同呵斥,骂醒了自己,自己又令几万人马,与刘和三十几万人马对峙与黄河岸边,大胜刘和,直接杀入冀州腹地,那时候,自己又是何其威来,毕竟不可久战,黄河结冰,没有海上粮道,刘和又与李林貌合神离,暗中更是会落井下石,陆地上的粮道李林也是无有,自己坚壁清野,李林从自己这里得不到一粒粮食,无粮而食,又有寒冬凛冽,这幽辽军用什么跟我打,到时候,自己定然打败李林,一路将李林赶出河南,随即自己在稳定内部,周璇其他记录诸侯,到那时候,自己便还是原来自己,其他人还仍然不敢轻易动自己的地盘,只要再给自己一年时间,自己定然能够恢复元气,继续与天下诸侯逐鹿。
 
    但是一声巨响,让自己一切的盘算都无用了,李林竟然有这样厉害的武器,喘息之前可以拿下十万大军猛攻两个多月都拿不下来的城门,一瞬间,自己的梦破碎了,自己再也无法挽回现在一切所失去的,那个时候,自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与许昌城池,一起死了吧,但是再看看自己的家人,按到自己可以忍受他们落到李林的手里遭受羞辱,甚至屠戮吗?或是自己能够人心想公孙瓒一样,亲手杀了他们?再看看这些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将军,谋士,这些人为了自己,不顾性命,就是为了自己能够活下来,自己有怎么忍心去死?只要自己活着,自己的家人就算是落到了李林手里也会无恙,李林定然不会妄加加害,只要自己活着,这些死去的将领,谋士,就没有白死,自己的振作,才能换得他们的瞑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