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并不知道这间武馆的秘密是却能够从苏锐如此

冥王殿可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当时张不凡一个人,一双掌,把冥王殿的精锐给打的哭爹喊娘,溃不成军!
 
    张不凡都如此厉害,更别提曾经给予苏锐祛疤药水的那位云游四海的老道士了!
 
    难道说,山本组没有这种登峰造极的人物?东洋也没有?
 
    不应该啊!
 
    因此,这一直是苏锐想不通的问题。
 
    宇都巾夜吭声了:“没有了。”
 
    “也就是说,上忍就是最高级别了?”
 
    苏锐摇了摇头,总感觉到这种分级有些笼统了。
 
    不过,这也是他吹毛求疵了,毕竟能够成为上忍,都是百万之中无一的存在,已经可以让所有人仰慕了!如果不是同等实力的人,谁能在上忍之中继续细分出上中下的级别?还分的那么清楚?
 
    “那你的爷爷宇都重文属于什么级别?巅峰上忍?”苏锐继续问道,巅峰上忍这个词还是他造出来的。
 
    “嗯。”宇都巾夜点了点头。
 
    “算了,我估计,再高级别的你也不知道。”苏锐摇了摇头。
 
    据他估计,宇都重文这种所谓的巅峰上忍,顶多能够达到张不凡的级别,甚至还要有所不如,再往上面去,几乎不可能了。
 
    “神忍。”宇都巾夜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你不是说上忍之后就没有了吗?”苏锐的眉头皱了起来。
 
    “护国神忍。”宇都巾夜补充了一下:“传说中的。”
 
    传说中的护国神忍?
 
    苏锐听到这个名词,只感觉到一股浓浓的霸气之风扑面而来。
 
    简直是听起来都拉风啊。
 
    “到底有没有这个级别?”苏锐皱着眉头问道。
 
    “这是传说,并不是级别。”宇都巾夜冷冷说道:“真正的分级到了上忍就没有了。”
 
    “那你爷爷宇都重文能不能达到护国神忍的水平?”苏锐问道。
 
    “我不知道。”宇都巾夜实话实话。
 
    事实上,她的这一番话其实给苏锐带来了很多的信息,既然有神忍这种称呼,那么他之前的很多疑惑就可以解开了。
 
    这种高手虽然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但也是不得不防的!
 
    “我们现在去哪里?”宇都巾夜问道。
 
    “等你到了就知道了。”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而此时,他们乘坐的车子已经驶过了东都的界标。
 
    山本组的所有人都认为苏锐已经身处洛杉矶了,整个东洋本土的防御力量都放松了,他们打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在这种关头,苏锐竟然又光明正大的来到了东洋的首都!
 
    如果让山本太一郎知道这个消息,恐怕不得吐血?
 
    “你这是要去山本组的总部吗?”宇都巾夜问道。
 
    “不是。”苏锐微微一笑:“鉴于你之前说出了什么劳什子的护国神忍,我想我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了。”
 
    苏锐的想法是比较实际的,他现在的身边并没有张不凡这种超级高手助阵,万一真的在山本组总部遇到了传说中的护国神忍,那么真的是跑也跑不掉。
 
    虽然这种人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可以山本太一郎的性格,要是在身边放上一两个这种人物的话,苏锐可就是哭都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出其不意的去进攻山本组的总部?
 
    是个好想法,但是苏锐并不准备去实施。
 
    他已经干掉了山本组的巅峰战力团体,接下来他准备把对方的后备力量输送带给狠狠的斩断。
 
    让山本组青黄不接,可是苏锐最愿意看到的事情了。
 
    苏锐的车子极为嚣张的驶进了东都,甚至高调的从山本组总部大厦的门前开了过去。
 
    如果山本太一郎知道他毕生的敌人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地下浪来浪去的话,估计是当场气的吐血而亡吧。
 
    山本组总部大厦门口的安保看见了苏锐乘坐的车子,但是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并没有多加注意。
 
    他们硬是让天大的功劳从眼前溜走了。
 
    宇都巾夜也透过车窗望着这幢大楼,目光里面满是浓烈的冷芒,坐在她身边的苏锐甚至都清楚的感觉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意来。
 
    “你现在正在恢复期,必须平心静气,否则对你的康复没有任何好处。”苏锐提醒道。
 
    宇都巾夜冷冷的哼了一声,身上的寒意逐渐敛去,但是目光还始终盯着山本组的大厦。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事实上,宇都巾夜这丫头看起来冷漠无比,就像一条处于冬眠期的冷血蛇,但是苏锐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并不是什么都不关心的那种,否则的话,怎么会愿意为母亲宇都晴子报仇呢?
 
    车子穿过东都的市区,来到了位于郊区的一处超大型武馆门口。
 
    这武馆的占地极大,少说也得有个三百亩地,在寸土寸金的东都,这种情况可以说是极为的罕见了。
 
    少有人知道,这间大型武馆其实是山本组后备力量的培训基地。
 
    每年,这间武馆都可以为山本组旗下的各个战团输送大批有潜力的年轻武士,可以说,这个基地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次于东都四秀和大岛雄人的队伍。
 
    “来这里做什么?”宇都巾夜问道,她并不知道这间武馆的秘密,但是却能够从苏锐的行动之中猜出来一些——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杀个回马枪,效果总是极好的。
 
    “踢馆。”苏锐微微一笑,推开门下了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